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就这样玩到老之游戏记忆  

2015-05-14 13:5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中最早的游戏是在河北老家,天上有大雁飞过,两个姐姐和同村的女孩子拉着手围个圈,抬头望着天跳着喊:天上的雁儿,天上的雁儿,快到我筐里下个蛋。没有落下来下蛋的雁,姐姐们又领着我走到水渠边,用手抠出渠边的污泥,团成球状,用尽全身力气啪的一下砸到地下,谁的臭泥巴摔出的花大谁就是赢家。

来到乌鲁木齐,毕竟是城市,游戏也多起来。

隔壁花花姐存了好多糖纸,有一次她神秘兮兮拿了一本书,把我们姐仨叫到她的小房子里,顶上门,说不能让别人看到,看到会偷。她一页页打开书,每一页夹着一张美丽的透明糖纸,她拿出一张,小心放在手上,那糖纸两头就卷起来,存糖纸是那时安静女孩子们的游戏,我们可以顺着每一张糖纸上写的名称,去想象不同甜蜜的味道。

展示完糖纸,花花姐带着我们出去跳毽子。

我们的毽子在当时的大院里是出了名的漂亮,它们都出自我奶奶的巧手。家里宰鸡,奶奶会留下公鸡翅膀和尾巴上的鲜艳羽毛,用布将一个或两个圆圆的铁垫片包起来缝好,再找一个硬些的塑料管子,挑出最好看的羽毛插进去,毽子就成了。因为要对得起这毽子在院里的名气,我们姐仨跳得最卖力。跳毽子有很多花样,一个脚踢,两个脚轮换踢,两个手抓在一起,用环起的手臂来回套踢高的毽子,或是把双手的拇指和中指顶在一起,用中间那个小小的圈去套踢起的毽子,还有把毽子高抛起来扔到身体的侧面,跳起来踢,扔左边用右脚从后面踢,扔右面用左脚踢……

我的书包里常装着奶奶做的毽子,课间时和同学们比谁踢的多,谁都踢不过我,因为我不容易“死”。

再就是跳皮筋。

“……马莲花开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八三五六,三八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这是我现在惟一能想起的皮筋歌,唱这歌时,是三个女孩子将皮筋撑成三角形,里面的人跑着跳三根皮筋,唱到九十一时过关,下一关就是新的高度。我能跳到皮筋升到女孩子们的脖子。

还有两根皮筋,一根皮筋,都有相关的游戏规则。

我很喜欢跳皮筋,如果只有两个人玩,我们就把皮筋的一头系在树上,如果没人跟我玩,我就找两棵树一个人跳。

多年后和发小一起说起这蓝天白云下开心的游戏,她们会对我异口同声:你是最“大将”的。

“大将”一词是对高手的尊称,适用于各种体力游戏的玩家。

 

还有一个通用的游戏就是打沙包。

我们的沙包当然也是院里最好看的,奶奶缝的沙包是六面不同颜色的花布,里面结实的塞了锯末,这样打到身上不疼。

沙包少则三个人打,多则一群。这是特热闹的游戏,被打的人或躲开或接到沙包就“死”不了,被打到身上就出局。不太会接沙包的人要么就是善于灵活躲避,要么就是快快“死掉”。我那时可以用手接,沙包远远的飞过来,我瞅准了就两手一抓。打沙包也是个技巧,要打到人不容易接的部位。

有很不地道的玩伴,把砂子装进沙包,砸到身上那叫个疼。一般用这种沙包打几下,大伙就瓷牙咧嘴地吵吵着换沙包。

这些是女孩子们的游戏,男孩子游戏花样也多。我的发小付军从小不屑于跟我们玩皮筋沙包,她跟男孩子们天天玩得不亦乐乎,我曾经趴在我家墙头上看她跟一群小子玩踢鞋子。那个游戏要求穿着松的懒汉布鞋,跳起来将两个鞋子甩出去,掉到地下后看鞋,如果有一个扣在地上就叫单包公,两个鞋扣在地上就是双包公。谁的双包公多谁是就是老大。付军那厮会用高难度飞鞋子,跑一两步,双手撑地,两腿飞起来,把鞋子从头顶飞出去。我看了一遍,就在家苦练,功成后,揪着两个弟弟跟我玩。

我一直不知道一个游戏名的字是如何写的,谐音就是打嘎嘎。那嘎嘎是将一个稍粗些的短木棍两头削尖了,用板子打,大概是谁打的远些谁就赢吧。我对那游戏不感兴趣,就没怎么研究过。

冬天的时候,我会跟两个弟弟去打“牛”。“牛”是我爹在单位用两个结实的大镙丝冒拧到一个实心的镙母上的,下面又焊了圆圆的钢蛋,那叫一个无敌。我用它在冰面上撞飞了好些木头“牛”和其它铁“牛”。打“牛”是小弟弟钟爱的游戏,我抢着玩,看着把他等到急哭几次后心存内疚再不玩了。

夏天时,弟弟用一根铁丝做的特制扶稳器推着圆圆的铁环从我身边飞奔而过,跑了很远很远铁环也不倒,我很羡慕,跟弟弟商量让我玩。我总是不得要领的推几下铁环就倒了,我泄气地还给弟弟,再也不碰。直至现在我仍搞不懂弟弟是如何掌握平衡的。

其它的男女混合游戏,捉迷藏、老鹰叼小鸡等等,都太大众化了,无法彰显我的“大将”,在此一笔带过。

早晨我醒来那会儿跟隋唐和多多微信上说,还想跟你们一起去玩,我想下次去带根皮筋。

多多说,原来你闲着啊,再顺便做个沙包吧。

阳光不浓不烈的照进来,窗外麻雀嗖地飞过,有风吹树叶的声音,我又想到那平房小院,那些没有任何烦恼的笑声,想到那些久远又久远的游戏。

又想到多多的话,就让我们这样玩到老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