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嘈杂七八月  

2014-09-11 13:4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如很久以前一般静坐在我的电脑前,家里只有我。
曲先生在外奔忙,而我的小妖此刻正坐在大学校园听课。我可以想像她的模样,安静恬淡,柔顺的长发过肩、眉目如画。
在历经等待的失眠、烦躁等等种种焦灼后,我们等来了小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一切终归于平静。

                                      防火防盗防学长

小妖就读的大学位于辽宁锦州,这个地名,除了辽沈战役这个历史事件,我一无所知。
通知书上的8月23日报道,提前了我们的行程。曲先生公事繁忙,我和小妖提着大箱子直飞沈阳。(如今方知我们应坐到北京的飞机,下机后坐高铁三小时就到锦州。到沈阳再转乘火车实则绕了个大圈,耗时耗银子。)
沈阳下了飞机,四面八方的东北话将我们团团围住。再搭车前往火车站买当时去锦州的火车票,窗口递出两张站票。上了火车才知不是高铁,要站两个多钟头,而高铁才一个小时。
下了火车,搭出租车前往小妖的学校。抵达时天已全黑,学校周边的宾馆全部客满,一咬牙在学校对面的喜来登掏了960元订了一个房间。
我和小妖在五星极酒店的豪华房间里赞叹欢呼一会儿,洗漱完毕倒在床上迅速入梦。
锦州临近渤海,空气中有淡淡的潮湿。不是人口密集的城市,车辆不多的公路格外宽阔,放眼皆绿。而小妖的校园,想像不到的美丽,想像不到的大。
初进校门的小妖受到学长们的优待,先是一位学长带我们走了半里路到报道的地点,后是领被褥时,一个高瘦的男孩子在大家的起哄声中,背着小妖大大的被褥包一直送到距离不近的宿舍。小妖交杂费时,也有男孩子过来热情搭讪。
在锦州的三天,我一再提醒小妖,防火防盗防学长。

我呼吸着海风吹来咸淡的空气,走在美丽又空旷的街头,想到我的孩子将要在这个美丽的城市接受四年高等教育,想到她的花样青春将在这里优雅绽放,心里充满喜悦。
锦州物价不高,出租车五元起步,海鲜没有道理的便宜,去餐厅吃一顿饭也花不了多少银子。加上纯净的空气,郁郁葱葱的绿,热情友好的东北银儿,实则是居家旅行,安居乐业的大好去处。
我是被小妖赶走的,小妖说:人家家长送完孩子都走了,只有你,一会儿来一趟一会儿来一趟。妈妈你回去吧,你在这儿,我就想跟你回家。
于是,我就滚蛋了。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美丽的校园,热情的学长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找不到童年的家乡
大姐的女儿鹿鹿从加拿大回来在北京实习,我约好鹿鹿见面的时间地点,离开锦州三个小时后,我站在朝阳区地铁出口拥抱了三年没见的鹿鹿。跟鹿说话的时候,我被北京飘浮着可吸入性颗粒的干燥空气惹得开始狂犯过敏性鼻炎。
大学闺蜜阅阅订好了晚餐包厢,当天下午,我又见到阔别一年的阅阅和她精灵古怪的儿子ever,还有她稳重帅气的老公。
阅阅说要带我在北京好好转转,我囊着糟糕透顶的鼻子说,不敢呆了,鼻子坏掉了,还是回老家去看看。
距北京不到两个小时车程的河北清苑县是我的老家,那里有我念念不忘多少年的家乡情节:田野里飘着泥土清香,炊烟起时,村里就有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叫声。夏日当头,村荫下三三两两坐着纳凉的人们,男人抽着旱烟袋,女人们则聚在一起做针线聊家常。在那里,我和两个姐姐度过了被奶奶宠爱着的快乐童年。
家乡只有我父亲的堂弟——我的常深叔叔一家人了。叔叔早早到西头等我们,而我坐着堂弟的车从东面进了村。
叔叔比去年来新疆时又瘦了些,因为天天干农活,皮肤也是黝黑的。进院见到婶子,也见到我没见过面的两个堂妹两家人。
院里有一株木槿正值花时,映得小院欣欣向荣。还有一条细瘦的狼狗,看到我友好摇着尾巴。地上堆了些刚拨的连株花生,蹲下剥开放到嘴里,香甜甘美。
坐着聊家常,说到奶奶,婶子悄悄拭泪,我一度哽咽。
叔叔带着我去了老宅,老宅很多年前卖给一个远房亲戚,曾经的院落早已被翻建成如今的高墙铁门深宅大院。记忆中家里那棵石榴树,也不见踪迹。院外的路边扔着两个古旧的石磨,我只在这石磨上看到旧时的时光。
童年印象中宽阔的巷道变成眼前充满泥泞的窄道,出门不远的田野也被遍布的大小住宅挤到远处。我们的家,已改姓他人,物不是人亦非。
除了叔叔这家人,我在这里再也找不到童年,奶奶的呼唤,也成为心中天堂永不磨灭的声音。一切只存于记忆,我在家乡找不到自己。
和叔叔全家十来口人齐聚餐厅吃饭,我的到来,也成了叔叔家的团圆日。我端着杯子敬我的父老乡亲,想到自己少小离家老大方归,想到此去今生相聚又不知何时,趴在婶子肩上泪如决堤。
我执意要走,我不忍面对分离,饭后我不顾一切挽留坐进堂弟的车,不敢多说一句话,在叔叔婶子妹妹们的目送中绝尘而去。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叔叔院里的木槿树前,我手里拿的是小米的穗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叔叔和堂弟站在物不是人亦非的老宅前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老宅的新主人一家

  

嘈杂七八月 - 女妖 - linshannvyao 的博客

 家乡的亲人们

 

第二天下午,坐飞机回到新疆。而北京带给我的是呼吸道感染引发的低烧,直至现在,呼吸道仍是不爽。
这些日子懒惰到极点,小妖不在家,我做家务极为懒散,看到电脑就像看到仇人,不想打开。
客户单位的东西陆陆续续来了,我不得不被迫重新爱上电脑。
我会逼着自己多写些东西,好了,就这样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