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其实我都会  

2014-11-23 19:2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缝纫机

        将摆在我娘房子目前只用来做鞋垫的缝纫机占为已有,是我多年至今的梦想。
        那最早是我奶奶的,而且是我小时候视为神物,并且孜孜不倦关注学习的机器。
        那时候全家人的衣裤大都在缝纫机针的快速嗒嗒声中诞生,奶奶用它时,我站在它旁边,把针掠过的布从一头接住,或者伸手帮奶奶把平铺在上面的布再拉直一些。针的下面有个可以打开的金属片,打开后可以把装底线的小东西拿出来,抠出那个小小的铁线轱辘,缠上相应颜色的底线,再放进去,这个过程很让我兴奋。
        我常会把下面大圈上的皮带拉开,空踩踏板,幻想终有一天,我会把一大块布裁好,一片片在这个机器上连起来,做出一件衣服。
        因为这个伟大理想,我常缠着奶奶给我一些不要的布头,在上面乱轧。小时候最大的成就是帮奶奶轧过几个鞋垫,奶奶的作品是线条均匀、之间宽窄一样的漂亮鞋垫,我的是歪歪扭扭的针角,不经过奶奶后加工是看不成的。
        一直喜欢它,小妖出生后,我用当时婆家的缝纫机给小妖做过几件衣服,灯笼袖的反穿衣,夏天宽松的小棉绸裤子……
        基于对裁剪的狂烈热爱,一直后悔为什么小时候不跟奶奶好好学,为什么长大后不当个设计师或裁缝而搞这个破文字。
        奶奶过世后,它成了俺娘的,除了轧个床单和鞋垫,再没做出过什么,因为我娘只会做这两样。偶尔也会成为小孩子们的书桌,对了,那一块块小布拼起来盖缝纫机的漂亮套子也是我奶奶用这个缝纫机做的!
        每次看我惦记多少年的东西被这样大材小用几乎闲置,我就心碎眼馋到咬牙切齿。
        今天上坟时,我问爸爸我娘还用不用了,爸爸说偶尔用一下。
        我说,那是我的,奶奶的东西都是我的。
        爸爸说,你想要就搬走呗,你娘又不太会做针线。
        我说,放着让她先用吧,谁也不要给,那是我的。
        我只喜欢那个,那个挂着几十年岁月风霜,留过奶奶专注目光,被奶奶无数次轻抚过的缝纫机,那是我的。


织毛衣

        我娘不太擅长女红,可有一样没几个人能比得上——织毛衣。
        我娘还没老时,是织毛衣高高手。这是她惟一高出奶奶的手艺活。
上中学时我跟父母住在了一起,当时令我无比畏惧的娘常在下班后坐在沙发上织毛衣,边织边看电视,边织边和别人聊天,看电视和聊天根本分散不了她那双无影手,毛线球在沙发上翻滚得停不下来,我不敢看她的脸,就盯着她织毛衣的手,崇拜到五体投地。
        终于有一天,俺娘开恩给我和二姐教织毛衣,二姐没像我常偷看后偷学,自然挨过老娘痛骂后放弃,我成了老娘的重点培养对象。于是,我学会上下针、元宝针、鱼骨针、拧麻花……
        后来我借来别人的织毛衣书,又学会好多花样。
        手套、帽子、袜子、毛衣毛裤毛背心,这些都是自学成才的。
        小妖小时候手套毛衣毛裤都是出自我手,直到初中时还穿过我用一堆线头织的五彩毛裤。
        重要的是,俺有了俺娘的速度。
        写到这里,算算有不少年头没动过毛衣签子了。
        SO,我可能会借着这怀念的劲头去买一堆毛线,自然是织给小妖的,胖子就算了,他太庞大,废时废力还不出活。



钩针

        小时候喜欢串门,常在别人家看到盖收音机、盖杯子甚至盖桌子、被子的钩针作品。
        那也是在我眼中了不起的东西。
        这些作品的成本只有两样,一个细细的钩针,一卷缝被子用的白线。
        在有这样东西的人家里,我的目光会一直流连在这些纯手工作品上,看一朵朵精致到家的小花,看那些连着花的小线辫子,看到眼红心热。
        小学某个假期,我缠着奶奶弄了一个小钩针,拿了一小卷线找人去学,当时学会了钩小辫子,钩小花朵,就是连成片后根本拉不直。所以再看看别人钩出的一大片平整的东西,黯然神伤。
        后来,钩针的作品发展到帽子围巾,而钩针也有了可以钩毛线那么粗的,毛线是有弹性的,这又燃起我的信心,也是找了一本书跟着学。
        俺最成功的作品就是大三时,我给自己钩了一顶冬天的帽子,浅蓝色的,缀着花边。
        这个手工不是特别怀念,即使写在这里,我也不会明天疯了一样去买个钩针来钩东西。
        只当做成长的一个念想——这活,我会干。


其它

        我不会做鞋子,我会纳鞋底,这自然也是跟奶奶学的,因此我至今对那些锥子和顶针情有独钟。
        小时候奶奶看我喜欢,就先用锥子把眼扎好,然后让我用针将线顺着眼穿过去。在奶奶忙其它事情的时候,我就会把顶针套在手指上,拿着奶奶放在床上的鞋底帮奶奶纳几行,针角也是平整的,力道也不错,是我拼小命拽的。喜欢看奶奶把浆糊一层层刷到做鞋底的布上,然后粘起来,放在火墙边上烤着。也喜欢看奶奶压在褥子下面的那些鞋样子,用布盖到上面,比着剪出来就是鞋帮子。
        还有绣花,这离我很远,从来没弄过。最喜欢的是小妖小时候奶奶做鞋子锈到上面的老虎头,那鞋我存在家里,是我永远的怀念。
        还有眼下流行的十字绣,我没有买过一个图片,我一直觉得那东西没任何技术含量,比着图一针针往上填颜色,除了白痴和瞎子谁都会,不是费眼就是费时,有人问及我时,我会说,我怕把眼睛弄瞎了。



        到底今天是中元节,想念了一天奶奶,让我就这样坐着,再慢慢想想她……


        PS:这是昨天写的,我的博客不知为毛贴不上文章了……让唐唐代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