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魂无所依  

2012-05-22 00:5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很多年以前因为羡慕同学家住的楼房而为自己家的平房有那么些许自卑。而多年以后,当那片回忆缤纷的小院落被夷为平地,那些曾经发生过的关于成长中的一切,就如游魂空落落的没了居处。

昨天夜里,我又神游到那个而今物不是,人已非的地界。回到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家。那梦,让我整整一天魂不守舍。在记忆中回去吧,再看看。

推开院门,前院除了住房还有一个不小的花园,花园里有一株杏树、一株海棠,还有一个堡垒似的鸽舍。其它的就是大小加起来六间的住房。侧面还有一个门,再推开,是个后院。墙外柳树的枝桠很多年前就越墙而过,夏日炎炎,如伞般盖着一片荫凉。

奶奶总是坐在前院的一把旧椅子上,戴着花镜做针线活。有小鸡在脚下来回乱跑,鸽子们咕咕叫着吃撒落在地上的玉米,吃饱了振翅高飞,就有动听的鸽哨凌空响起。后院拴着条护院的大狗,看到自家人,尾巴摇动如风车,听到生人的脚步,吼的恨不得挣开铁链冲出去咬。有个地窖,是用来养兔子的。

先说那树。杏树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那一年,好容易结了几个杏子,一阵大风,吹得只剩一个,如金果般挂在枝头。秋天时,姥姥来了,踮着一双小脚看那杏子,说熟了。那天院里有六个人,奶奶、姥姥、我们三姐妹和一个弟弟。姥姥就摘了下来,一个小杏子切成六份,蜜一般的甜。那年起,在大家的赞美和盼望中,杏子越结越多,直至用盆端。而那海棠却是默默的,在我们没有太多的盼望中,一年年果实缀满枝头。漂亮没虫眼的,有的进了我们的肚皮,也有送到别人家的。再多余的,就被奶奶切好,晾成海棠果干冬天吃。

家里从我们小时就养狗,不是大狼狗就是土狗。忠诚无比,聪明无比。有一条狗令人印象至深,每天早晨送父亲去车队上班,父亲进了单位大门,它就一路冲回家。下午放学回家,离得好几十米,那狗就可以分辨出家人的脚步,我每天下午都会看到那条兴奋异常的狗,一路狂奔过来,或是围着我跳或是把两个前爪搭在我肩上,对我伸着舌头喘粗气。有一年打狗,那狗被父亲送到几十公里外的农场避难。几个月后的一个下午,它又跑回了家,父亲摸着它的头,拿了一堆肉骨头犒赏。

再说后院那个兔子窝。母亲那时往里放了两对小兔子,小兔子每天除了吃草就是挖洞。几个月后,两对就变成了好多。我跳下去细看,四面的墙大洞连小洞。早已不知有多少家族。冬天时,我们饭桌上就常有美味的兔肉。奇怪的是,两对白色的兔子后代里常会有些杂色的,一直令人费解。

奶奶喜欢养鸡,一只老母鸡想孵蛋,奶奶灌了它几口白酒,趁那鸡醉得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时,放了一堆鸡蛋,再把鸡放到上面。那鸡酒醒了,就老老实实卧在上面,待到小鸡出壳,它俨然成了一个合格的鸡妈妈。有一天,那鸡冲到房子站在奶奶跟前大叫,奶奶才想起忘了喂食,赶紧去喂。也养过很厉害的鸡,有一只黑色的乌鸡,见人就啄,小妖两岁多时我带她回娘家,站在院里被那鸡发现,飞起来就啄,俺就飞起一脚将它半空踢飞,自此那鸡收敛了许多。

那些年,那个大院,在我们的成长中,家俱和生活设施也与时俱进着。比如父亲装了土暖气,一个炉子带给所有房间的温暖,电视机从黑白换成彩色,洗衣机冰箱也陆续被搬进来,每多一样电器,我们都会兴奋几天。

在那老院,在我们的成长中,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每年过年时,家里会准备很多菜和酒,父母的同事一群群的来拜年,我和两个弟弟拿着各式花炮一个个放;

父亲的一个鸽子脑子坏掉了,天天看着天乱转;

母亲提着锋利的铁锹将在窗后偷窥我的流氓追出去很远;

门外不远的俱乐部放秦腔《窦娥冤》,看完后被演员吼得耳鸣;

先是二姐夫再是大姐夫的家人相继来家里提亲,我在厨房拼命做菜;

有一次我关院门使劲过大,晃掉了一块砖砸到我头上;

弟弟在小房子里教我抽烟,听到母亲的脚步声我将烟头塞到床下,烧掉一床褥子;

活没干好被母亲大骂,极尽一切难听之言,而后我将被骂的话全写下来锁在抽屉里,准备长大后骂回去;

因为一件想不起来的事跟父亲大吵在奶奶怀里痛哭,第二天起床时看到父亲放在桌上的纸条,上书四个字:理解万岁;

用一条花布绑在脑门上,悄悄跟着录音机照着镜子跳当时时髦的舞;

高中时看第一封情书,只记得情书最后一句:不愿与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与你同年同月同日死。吓得塞到炉子里烧掉。

……

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很多早已再不相见,只是弟弟的朋友们,到现在见到,还三姐三姐的叫我。

那个院子,多年前被现如今的酒花房产强拆,抵抗无效的父母带着年迈的奶奶黯然搬走。因为抵制强拆,母亲头发全白,也犯了心脏病。

再没去过,偶尔走西山公路,也不忍下去再看。

载体没了。除了记忆,还是记忆。

又想到一些事,有了一些伤感,不说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