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年味  

2011-01-30 00:1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最盼望的日子是过年。过年这个词意味着很多含义:有很多很多好吃的,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可以去很多同学家拜年,不用担心会挨打。

年前会跟着大人一起忙碌,比如跟着奶奶去商店扯做新衣服的花布,再买花花绿绿的糖果。那时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出门时我穿着棉衣棉裤和厚厚的棉鞋——都是奶奶做的,再包上厚厚的头巾,完全像一颗卷心菜。我们常会买那种牛奶水果糖混合起来的杂拌糖,付了钱后,奶奶会塞到我手里两三颗。

当铁锅里卤肉的香味弥漫整个院落,一家人开始坐在一起包饺子,大姐二姐擀皮,我负责来回跑着把案板上的皮递到包饺子的桌子上,两个弟弟在门外的冰上挥着小鞭子打陀螺(我们这儿叫打牛)。

那时没什么空气污染,包好的饺子尽可放在院里上冻,然后装在面缸或是布口袋里。除夕前几天,我的眼神常会流连于装饺子的家什上,想象着那些被奶奶捏得漂亮的小饺子里的美味,心情格外晴朗。

饺子包完接着包馒头和糖包子,馒头除了圆的,奶奶还会弄一些花样,比如南瓜、兔子、小鸟,我和两个姐姐站在案板边上给那些小动物点红色的眼睛。

年前的大部分准备工作全是奶奶一个人做,白天擦擦洗洗做吃的,晚上在灯下踩着缝纫机给我们姐弟五个做新衣服。很累,可奶奶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笑容。我喜欢看奶奶量好每个孩子的尺寸后,用那种在布上划线的东西(叫什么来着想不想来了),在一块块布上就那么划些道道圈圈的,再用剪刀剪开,然后放到缝纫机上哗哗哗踩着轧到一起,衣服的雏形就出来了。接下来就是细活,一针针锁扣眼,我那时喜欢帮奶奶缝扣子,奶奶在对着扣眼的位置画上一些小十字,我就将准备好的扣子一个个缝上去,会缝得很仔细,因为想让奶奶夸我手巧。我自小臭美,总在奶奶还没来得及锁扣眼时,就把衣服套在身上去照镜子,而且还要一定听到奶奶搂着我说好看,才肯脱下来。

年三十,奶奶一早起来和面,先是和一大盆,然后再分几个小盆,每小盆面里分着放盐、白糖、枣泥……面和好后,分别擀成一些大小均等的片,然后将几种甜的片叠在一起压紧了切成条,再将条平放在案板上,用筷子在不同的位置上一夹,就夹出各种花样,放到锅里炸,捞出来又香又美。放盐的面是擀成薄片在表面压上芝麻后,切成棱形放到锅里炸的,脆香。

年三十,父母单位放了假,爷爷也从上班的农场回来,家里就变得热闹非凡。父亲和爷爷在屋顶上扫雪,我们跟着奶奶干活,母亲那时干什么我已全然想不起来。

天黑了,我们姐弟全换上了过年的新衣服,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上,桌上是我们盼了几天的满当当的菜,父亲跟爷爷会喝两杯,我除了埋头苦吃,什么也顾不上。十二点时,父亲拿上炮,带着我们到院子里,先是放一、二百响的鞭炮,再放花炮,我那时胆比两个弟弟都大,敢拿着钻天猴自己点上让它顺着手嗖地一下飞上天,也敢拿着零散的小炮,带着两个弟弟点着一个往外扔一个,从来炸不到手。

炮放完了,带着一身寒气回到屋里,饺子已端上了饭桌。就在吃了一肚子的菜和肉的前题下,我仍可以吃不少饺子。所以小时候奶奶常说我是皮筋肚子。

疯得实在困了,爷爷就大声地轰我们睡觉,睡前爷爷把我们五个叫到跟前,每人手上塞几毛钱压岁。我的钱,被我小心地放在枕头下,躺在枕头上,想着这些钱能买什么好吃的。那时钱是瓷实的,一毛钱可以买七块水果糖或四五块牛奶糖。一毛钱也可以买两根水果冰棍,当然我是万万攒不到买冰棍的季节。

第二天一早,就会有住在同院的几个同学来拜年,进了院子,奶奶就笑着招呼进来,每人手上放几块糖,放一把瓜子,再招呼着吃几个油果子。在家里呆了不到五分钟,大家就对我使个眼色,我立即戴上围巾手套,跟着大伙一起出门去别的同学家。每到一家,都会先叫叔叔阿姨过年好,然后被笑呤呤地装几块糖和一把瓜子,运气好的时候还会被塞一块泡泡糖,走时队伍里便多了一个成员。我们边走边吃,拜年的活动从早晨进行到半下午,直到再想不起还有哪个知道家门的同学家没去。散伙时,我们的拜年小队伍已有二十多个学生。

拜完年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掏口袋。除了在路上吃掉的,几个口袋还有好多糖和瓜子瓜子放进自家装瓜籽的盘子里,糖就攒着慢慢吃。

家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过年不能打孩子。我是小时候挨打最多的一个,所以过年我最轻松。可还是有一年挨了打,那年,奶奶回了老家,过年母亲给我做了套新衣服,上面是金黄色的条绒罩衣,下面是黑红格的裤子。大年初一我带着两个弟弟去爬树,向下跳时衣服被树叉划了个大口子。怕挨打,先是威胁两个弟弟不许说,再一个人磨叽到天黑才回家,那天两个姐姐去同学家玩,大舅来了,坐在一起吃饭时我用手捂着烂的地方,母亲让我把手放下来我不放,她冲过来揪开我的手,看到那片扯开的布,举手就打,我躲在大舅身后哭,大舅护着我求情,没用,我还是被母亲揪了出来打了一顿。两个弟弟看我挨打看习惯了,不以为然地低头吃饭。这印象,很深刻。

但,对于儿时过年的回忆,挨的这顿打就不足为奇了。

那时的年,年味很重。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