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亲爱的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2010-12-29 23:1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我、丁涛(特警)、刘晖(我的恋人)

时间:不详

地点:中东某国

镜头一:

有一片土地,辽远而神秘,那里有无尽的资源,也有腥风血雨的战事与暴乱,那里是中东。

不晓得为什么要去那儿,我只知道,刘晖要去的地方,一定会带上我。

刘晖喜欢十指相握牵着我的手。他说,这是永远的心手相连。

在香港机场,刘晖一直这样拉着我提着行李箱与同行的人转机,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丁涛!我叫了一声。

看到我,他诧异而惊喜,去哪里啊,姐?

Y国,你呢?我用拳头捣了一下他,半年没见,小伙子还那么结实。

我也去那儿,真是巧啊巧啊。又是开心的笑。

你住处安顿好了么?我问。

好了,是##宾馆。丁涛和刘晖握了握手。

啊?!我们在一起啊,哈哈。

 

镜头二:

Y##宾馆,我与刘晖、丁涛各自安置好行李,走廊是那种黄底暗红花色的地毯,走在上面,悄无声息。

我像只猫一样蹑手蹑脚在走廊里转来转去,看着门上那些异国风情的雕刻。一拐弯,看到丁涛的门开着,小子在那儿摆放行李,于是走了进去。

丁涛,你来这儿干嘛?

维和吧,反正接到命令我就一个人来了。这个地方不太平,你们也注意安全。

……

聊了几句,走廊就有人叫,下去集合,去某某广场。

丁涛,你也去吧,你去了我有安全感啊。我央求着。

好吧,反正还没接到电话,就陪你去。

我背好包,带上相机走进大厅,刘晖在大厅等我。他拉着我的手,和丁涛寒喧几句,一起出了大门。

 

镜头三:某广场

先去的是广场边类似洗浴中心的地方。很多人或坐着休息,或去洗浴享受。我对刘晖说,咱们去广场吧,我想多拍些照片。

他拍了拍我的肩: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会儿,要不你跟丁涛去?

我看了看丁涛,丁涛笑着说,那我就借你女朋友一会儿时间喽。

刘晖看着我,为什么我会在他专注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悲情?

你等着我啊,别乱跑……

嗯,放心,去吧亲爱的。他绽开的笑容,如初识般明朗。

黄昏的广场,残阳如血,火红的枫叶掩映着一片残恒断壁。他们说,这里,曾发生过无数次屠戮。这红砖裸露的墙,沾着无辜百姓的血。

我听到了一声声呐喊,这些声音冲撞着静静的墙体,我看了一只只挣扎的手,那些惊恐的面容上有凝固的泪水,绝望的眼神留恋地望着黄昏的苍穹。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是为了将要发生的什么?还是来迎接早已注定的正扑面而来的生死劫难?

我默默拿出相机,打开镜头,面前的景像却怎么也显示不出来。

丁涛的手机响了,好,好,是!马上就去!

接完电话,丁涛说,姐,接到命令了,说要我马上赶到监狱,犯人暴动。你拍完照赶紧回去找刘晖,一定注意安全,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了……

丁涛再三嘱咐完后匆匆离去。我不甘,依旧摆弄手上的相机,我将镜头移到另外的场景,啪啪啪,连拍几张,然后,再对准墙,还是什么都照不上。

为什么?强烈的不安冲撞着我。

同行的人渐渐散去,我惦记着丁涛的活,装好相机,往洗浴中心疾步走去。

 

镜头四:洗浴中心

人心惶惶。从广场回来的人们都上了返回的大巴,每个人脸上阴云不定。

我在大巴上找了一圈,没看到刘晖,我慌了,抓着司机问,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人呢?司机木讷地摇了摇头。

我跳下车,冲进洗浴中心。

大厅里空无一人,刘晖!刘晖……我一遍遍喊,没有人应。

我冲到洗浴间,打开一个门,空的,再打开,又是空的。打开第三个门,里面坐着一对异国父子,穿戴整齐地缩在墙角。看到我,父亲一把搂过儿子,如看凶神恶煞般望着我。

I lost my friend.Please help meplease!

我一再请求着。

Nonowe afriad,many people died just nowmany people……那个父亲眼眶里充满泪水。

我听到心被撕裂的声音,这声音从内心深处轰然炸开,直冲头顶。

我疯了一样一间间打开所有的门,我找不到我的刘晖。

我丢了他,他也丢了我。

冲出洗浴中心,大巴早已不知去向。街道空无一人,我蹲在路边,祈祷奇迹出现,祈祷刘晖走到我身后,拍一下我的头,然后,对我明朗地笑。

什么都没发生,这个城市,死一般地寂静,仿佛宇宙万物,只留下了我。我一个人。

闭上眼睛,脑海闪过很多幻相:一群四散奔逃的人,声嘶力竭的呼救,刘晖边跑边大声叫着我的名字。他四下寻找,他找不到我,而他的身后,跟着追的,那群蒙脸的人,手里拿着刀,举着枪……

我的爱人在哪儿?

是倒在刀与枪的血光中,还是侥幸躲过此劫?

我们再也彼此找不到对方,能看见的,唯有刻在心里的名字。再也寻不到与我十指相扣,心手相连的爱人,这种孤独与痛苦在将来漫长的岁月里,如何担待?

天边最后一道光芒渐渐隐没,狂风挟裹着砂土在大街上肆虐。空荡荡的城市,只有我,只有我,我捂住脸,失声痛哭。

亲爱的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镜头五:我家

我在不可遏制的悲伤中醒了,泪流满面。梦里的情境,历历在目。

窗外,大雪纷扬。

丁涛是有其人的,去年结识的援疆特警,我用的是化名。

刘晖,现实中并无此人,他在我梦里,音容笑貌,恍然如前世注定的情人,一切都那样熟悉,那样温暖。

广场、血腥、蒙着脸的人,这些,还是某事的后遗症使然。

新年要来了,一切向好。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