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掉到某些回忆的片断  

2009-04-03 19:0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聊时,脑子也如昏迷般死寂;忙碌时,却会抽出片刻时间掉到某些回忆的片断里。
比如上午,从客户单位出来,穿过一片土路时,好像又看到小时候的我——
有那么一天,姐姐们都去上学了,我跟着奶奶拽着一个有四个小轮子的平板小拉拉车去粮店买面。粮店右侧有个百货商店,奶奶把车放到门口领着我进商店挑做过年衣服的布。我喜欢那个红底小碎花的,而奶奶看上了一块花的比较复杂的棉布。最后的结果,是我拉着脸哼哼叽叽地跟着奶奶出了商店,奶奶手上拿的是那块她看上的棉布。小车轮在一袋面的压迫下骨碌碌地转的很结实,奶奶一手拉车的绳子,一手领着垂头丧气的我。奶奶很开心的样子,见到认识的大妈大婶会拿出布来让她们看。我很不高兴,因为我觉得布不好看。过年时还是穿上了新罩衣,领着两个弟弟出去爬树。
写到爬树,又想起一件事。上一年级时,奶奶回了老家,妈妈用了很长时间学会了做衣服。那年三十晚上,我穿上了妈妈做的新衣服:金黄色的条绒外套,红格格裤子。妈妈又给我剪掉了小辫,齐耳的那种短发,大家都说我像个上海小妞。我心中窃喜,却不敢看妈妈,她那时在我心里很陌生,甚至会恨她,因为她会打我。第二天又跟弟弟出去疯,从树上往下跳时被树枝挂烂了衣服,不敢回家,天擦黑时才溜进家门。坐在饭桌上,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捂着被挂烂的地方。妈妈一眼看见就说:把手放下来!我不敢,妈妈冲过来抓开我的手,看到了烂衣服,举巴掌就打,舅舅跑过来拦妈妈,我就躲在舅舅身后哭。那些日子,我疯狂地想念奶奶,度日如年的几十天后,奶奶回来了,在进门的瞬间,我扑到奶奶怀里,兴奋的不知所以。
还有,小学放假去石河子团场姥姥家,兵团日子过的苦,姥姥用白面和包谷面做成花卷给我们吃。我不喜欢吃包谷面,就把花卷撕开,吃掉白面的,把包谷面偷偷扔到地下。姥姥看到了,举着擀面杖追着我打,我兴高采烈地跑着,姥姥是小脚,追不上我,追上也不舍得狠打——老人都是疼孙子的。
我在两个客户单位间来回奔忙,却舍不掉脑海里翻开的陈年旧事。奶奶慈祥又慈祥的面容端坐在我记忆里,我抓不到她的手。
大姐对我说,对爷爷奶奶是刻骨的感情,对父母眼下是一种责任。而她心里的亲人,现在只有我和二姐。
我明白姐姐的话。
我和两个姐姐是在奶奶膝下长大的,成长用的钱,是父母辛苦挣的。尽到家长义务的是爷爷奶奶,却不是父母。在我从小的记忆里,奶奶就是我的娘。爷爷是严厉的,每周未从单位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我们的功课,功课不好的会挨板子。也喜欢爷爷,是他在我二年级时给我买了一套安徒生童话,是他告诉家里人,我以后可以靠文字吃饭。
上小学时来到新疆,父母是披星戴月地上班忙碌。每天晚上回来,大多是哄着两个视为珍宝的弟弟。而我们这三个小丫头,依旧围在奶奶身边。
而今,我和女儿不分大小地厮混在一起,也会常带她去看父母,让她的人生没有我永远的亲情缺撼。
曾经对我和两个姐姐极为苛刻的母亲老了,言语中多了随和,想我了,会打电话责怪我不去看她。也会常去,跟父母开开玩笑,心里却永远挑不开那道隔阂,有些东西,永远无法弥补。有时和两个姐姐在母亲面前揭露她曾经的种种,她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人伦孝道,我们懂。
奶奶走了四个月了,我依旧疯狂地思念着她。再没有可以让我累时趴着的双膝,也没有了那双在我背上轻拍的手,我不能不坚强地面对将来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