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nshannvyao 的博客

欢迎串门,杜绝转载

 
 
 

日志

 
 

想起一些事 想起一些人  

2007-08-13 19:5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在河北保定下面一个县再下面的一个村里。

在那个给了我美好乡情记忆的小地方,我发生过几件惊天动地的事儿。

一是三岁时从两米高的窗台上大头朝下栽了下去,被横在下面的纺车拦了一下,纺车化解了让我摔成白痴或瘫子的灾难,却在我两眼之间的鼻粱处留了个印,至今依稀可辩;

二是五岁时和一个男孩打架,一脚把他踢进旁边的粪窖,在随后的半个小时内,被这个遍身粪便的臭家伙追打得满村逃窜;

三是大概四岁的时候得了一种怪病,俗称鬼剃头,头发成片地掉,被奶奶领到剃头店将头剃成一只秃瓢后抹上一种刺鼻的药膏,暴哭而归;

四是看到天上掠过的大雁,提着一只小筐子狂追,希望它们能下个蛋掉到我的筐子里,结果只顾往天上看着跑,一头撞在一棵老槐树上......

呵呵,忽然想起了这么多的事,其他的记忆就蜂拥而至:

我小时候因为被奶奶宠得有点过,刁蛮无比。自然也没几个要好的伙伴,惟一的好朋友是村里的一个傻子,村里人都叫他傻臭蛋。因为傻,没有人跟他玩。我也是没人玩的,只好老和他一起玩。只有他在被我屡屡欺负后从来不生气,反而在别人欺负我时挺身而出。嘴里不干不净地骂,拿着土块去砸欺负我的人。这家伙什么都吃,石头、土、甚至木屑,他都在我面前一一将其塞进嘴里。看到他吃,我也背着他尝过,觉得这样难以入口的东西他都敢吃简直就是个英雄。我家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有一年只结了两个石榴,我每天看着它们都会咽几下口水,有时会把傻臭蛋拉进院里让他和我一起咽口水。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我正趴在窗户里往外看,一下看到一个黑影钻了进来,直奔那树而去,我大呼奶奶。奶奶拿着一根棍子出去打那人,打跑了,回来告诉我是傻臭蛋,他偷了我的石榴。我再没理过他。

过了两个月,我要被母亲接到新疆,坐在马车上出村口的时候,傻臭蛋像疯了一样哭着追了上来,塞到我手里的却是一只已经干得发黑的石榴。本来就不清的口齿再加上呜咽,让我在他一堆话里听懂一句:两个石榴,我吃了一个你一个......

因为那句临别的话,他成了我在家乡印象最深的人。

我小时候是极其臭美的,奶奶又是村里手最巧的人,所以我常会有新衣服穿。而每当我穿上新衣服一定要做的事就是走遍全村的每一家,奶奶爷爷婶子的一通乱叫让所有的人看我的新衣服好不好看。中午转到谁家就在谁家吃一顿,然后接着转。回家后伴着落在我身上每一家的好看声中满意睡去。多少年过去了,老家的人给父母来信中还会提到我可笑的举止。

老家盛产花生和红薯。收成的季节里,每天傍晚家家户户都是全家老小坐在院里剥花生,然后晾干了炒出来集体送到几十里外的城里卖。而红薯则是一部分自己吃,一部分堆起来喂猪。再一部分晒成干,留到冬天吃。我自小吃红薯吃得爱胃酸,所以现在从来不吃让城里人觉得美味的烤红薯。看到认识的人吃时,我就会笑着说,这个东西在我老家多的都喂猪。

老家夏天十分炎热,而有一道夏日风景应该是在全国绝无仅有的。那就是到了夏天,年纪见老的女人们都会半裸着只穿一条裤子上身不着寸缕地不避人出入,甚至男女坐在一起侃大山。因为多少年都这样,所以当地人已经习以为常,也唬住了不少外地人。几年前,我姐姐回了一趟老家,惊见风景依旧,大跌眼镜。在电话里给我说时仍心有余悸。

其实最怀念的还是乡里乡亲们之间的那种亲情。一个村子像一个家,没有嫌隙,老人是全村每一家的老人,孩子也是所有人的孩子。不管大事小事,能帮上的倾力而为。就这样在我的记忆中慢慢走到现在。

想起了一些事,想起了一些人,这些回忆像夏夜里的一阵清风,沁人心脾。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